【農村飲水安全脫貧攻堅巡禮】貴州省——破解千年水困 決勝時代大考
發布人:張志銀來源:水利部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0-10-09
視力保護色:

85年前,中央紅軍主力穿越烏蒙山區,化險為夷。毛澤東滿懷戰斗豪情寫下“烏蒙磅礴走泥丸”。這支“紅色勁旅”,戰勝無數艱難險阻,奪取勝利勢不可擋。

85年后,在脫貧攻堅決戰決勝時刻,這片紅色土地上,打響一場前所未有的農村飲水安全問題“攻堅戰”。貴州水利系統盡銳出戰,一支支新的“紅色勁旅”傳承薪火,頑強奮戰,接力攻堅,不勝不休!

地處烏蒙山區腹地的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納雍縣,是貴州省脫貧攻堅的“難中難”“堅中堅”,也是全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

大規模集結 打響“殲滅戰”

貴州目前仍有威寧、納雍、赫章等9個未摘帽縣區和3個貧困人口超過1萬人的縣區(即“9+3”縣區)。這些地區,留下的都是“硬骨頭”,隱藏的都是“老大難”。

任何一個飲水不安全問題,都會影響全局同步奔小康。

針對最后的“盲區死角”,今年1月中旬,貴州啟動脫貧攻堅農村飲水安全掛牌督戰,一場偉大的飲水安全“殲滅戰”在黔山大地正式打響!

在疫情防控、復工復產、防汛救災等多重任務疊加、多場戰役打響的情況下,要打贏這場“殲滅戰”,保證農村飲水安全一戶不掉、一人不漏,談何容易?

唯有拿出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作戰隊伍上,省水利廳組派由1087人組成的18個督戰工作隊分赴各地,主攻“9+3”縣區,掃雷20個有貧困人口的縣區、鞏固34個貧困人口已清零縣區,省市縣三級聯動,組團既督又戰,向飲水安全問題發起總攻,確保6月底前全面完成掃尾工程任務。

戰術上,省水利廳聚焦目標,大膽創新,探索出“五個堅持”“八個必須”的戰術秘訣,即堅持見人、見事、見時間、見責任、見終端、見成效“六見”工作要求,堅持一個標準查問題,堅持整改結合抓銷號,堅持專班包片盯到底,堅持底線思維保穩定;必須建好臺賬、必須落實“一縣一案”“一村一策”、必須制訂應急供水預案、必須保證水質安全、必須張貼飲水安全明白欄、必須推進計價計量用水、必須壓實“三個責任”、必須落實“三項制度”。創新的戰術戰法,進一步規范了督戰流程,統一了督戰標準,讓原本不好把握的督戰工作如同進了車間“流水線”,不僅效率高,而且效果好。

好的打法無疑是制勝關鍵,“戰士”的精氣神同樣不可或缺。

“召必來,來必行,行必果?!边@是水務集團公司安監辦主任、威寧農村飲水安全掛牌督戰隊第七組負責人吳才棟的自我要求。全省脫貧攻堅農村飲水安全決戰“沖鋒號”吹響,吳才棟迅速加入督戰隊伍,先后赴大方、威寧開展工作?!敖M織派我來一線督戰,既是信任,更是挑戰。絕不能辜負組織的重托!”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鼻в嗝綉痍爢T舍小家、顧大家,放棄周末、假日,無懼風雨烈日,翻越崇山峻嶺,走進村村寨寨,逐戶核查飲水問題。他們當中有的臨近退休,有的帶病督戰,有的離別幼子……

督戰隊員與時間賽跑、與貧困較量,確保打贏飲水問題殲滅戰。截至2020年6月底,18支督戰隊共核查2.28萬個村17.43萬戶,發現的81個村1840戶飲水安全短板問題已全部整改“清零”。

“6月30日前全面完成農村飲水安全掃尾工程任務?!辟F州做到了!

農村飲水安全沒有完成時,只有進行時?!百F州工程性缺水問題、季節性缺水問題、管理性缺水問題相互交織,我們必須堅持一個專班包片盯到底,保持隊伍不撤,戰法不變,全程跟蹤,動態清零,確保脫貧攻堅飲水安全成色!”在今年7月上旬召開的全省農村飲水安全視頻調度會上,省水利廳黨組書記、廳長樊新中話語鏗鏘。

大手筆投入 打贏“攻堅戰”

威寧縣平均海拔2200米,是貴州省9個深度貧困縣中面積最大、海拔最高、剩余貧困人口最多的地區。這里人高水低,又無客水過境,加上降雨不足,是貴州工程性缺水最嚴重的地區。

威寧縣西部的海拉鎮地處云貴交界,最高海拔2879米,牛欄江從腳下的峽谷奔流而過。

越野車從縣城出發,沿盤山路,上下交替,迂回前進。望遠方“連峰去天不盈尺”,向下看“幽谷深壑不見底?!?/span>

海拉鎮屬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石漠化嚴重,飲水曾是最大的難題。據鎮水利工作站負責人鄒明應介紹,無論是肩挑背扛馬馱,還是修建水窖或屋面雨水,飲水安全始終得不到保障。

2015年以來,威寧縣在全縣開展轟轟烈烈的“人飲大會戰”。海拉鎮作為主戰場之一,投入3500多萬元,實施農村供水工程82個,截至2019年底,海拉鎮終于解決全鎮4.1萬余人的飲水安全問題,飲水難成為歷史。

海拉鎮是貴州省農村飲水安全“大會戰”中的一個典型樣本。從2011年到2019年,貴州省投資2600多億元,建設大中小型水庫418座,水利工程年供水能力從92億立方米提升到123.7億立方米,700多萬畝農田告別了“望天水”,2000余萬農村群眾告別了“飲水難”。

如今,海明村村民擰開水龍頭,隨時都有安全放心水。

2009年搬到文爐村涼水井組的村民陳加乖一家有8口人,過去一家人吃水,都靠他每天背水。去年,52歲的陳加乖用上自來水,徹底告別“望天喝水”。

他買了洗衣機和太陽能熱水器改善生活?!坝兴朔奖愣嗔?,可以在家洗澡了!”水費5元一噸,陳加乖從不拖欠,“水費不貴!送到家門口,一個月二十多塊錢,找人背水人都不愿意嘛!”

“透亮的常年水喝得心里安咧,清清的干凈水日子真舒坦……”這首在貴州大地廣泛傳播的歌曲《好水幸福甜》,描繪的正是打贏“大會戰”后,農村群眾喝上安全放心水的舒心和喜悅。

大智慧探索 打好“管護戰”

貴州不少農村供水工程穿山越溝,建設和管理存在很大難度,導致工程無法持續發揮效益。

要解決農村飲水安全問題,就必須打好建后“管護戰”,實現建管同步。

納雍縣董地苗族彝族鄉玉龍村公開欄里,張貼了2020年第一、二季度水費收支明細,下方加大字號醒目標出:結余4555元。

這個貴州極貧鄉鎮的貧困村,在工程投用后的第二年實現水費收取100%,除去維修和工資支出尚有結余?!按迕褡灾?、管護機制、保障措施”是玉龍村有效管水的三張“王牌”。

針對解決無人管護的難題,玉龍村通過召開村民代表大會、民主推薦的方式推選出兩位村民任管水員,分別負責一個片區。同時,確定管水員工資標準,資金由村委會統籌解決。目前,玉龍村管水員每人每月工資1500元。

針對解決沒錢管護的難題,當地通過“一事一議”商定基本水價,推行“階梯”水價。同時,每年從辦公經費中擠出10%專項用于工程管護。在此基礎上,積極爭取支持,2019年共爭取到各級工程維修養護資金2萬元。

周家寨組村民周齊永對飲水很滿意:“現在不愁沒水吃了,只要水龍頭一不來水,馬上就給我們片的管護人員打電話,他們第一時間就來檢修?!?/span>

實行獎懲機制,是保障管護機制落地執行的有效措施。玉龍村將工程建后管護制度寫進村規民約,實行正負清單管理。在本村村集體經濟二次分紅時,按各戶村民得分占比來分紅。且模范遵守規定的村民可優先推薦就業務工。

“這種村集體經濟年終二次分紅直接與村民參與工程管護質量成效掛鉤的模式,可進一步激發村民參與熱情,讓工程管護由‘管水員管水’向‘大家參與管水’轉變?!庇颀埓羼v村工作隊隊長董曉艷說。

貴州農村供水工程點多面廣體量大,村民自治可以最大程度調動起受益主體的參與積極性,實現用更少的成本管理更多的供水工程。各地因地制宜的“管護經”還有很多,“管護戰”各有打法亦各有特色。

貴州省出臺了全省農村供水工程管理辦法,2020年度在中央維修養護資金的基礎上,省級財政安排農村飲水安全維修養護及公益性崗位補貼資金3.67億元。針對縣區管水員定期開展培訓,目前已完成1.5萬個村4萬名管水員的培訓。

當前,貴州農村飲水安全掛牌督戰仍然轟轟烈烈,各督戰隊主要力量繼續堅守一線,一張張軍令狀直指最后的貧困堡壘,一支支“紅色勁旅”直擊最后的飲水難題,決戰時刻,火力集中、措施密集、決心強烈!

貴州農村飲水安全“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指日可待!迎接時代大考的高分答卷,即將張榜!

 

相關文章
双色球中奖查询